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旅游  >  权威发布
国内外学者建议天一阁积极申遗
稿源: 宁波晚报   2016-12-05 11:54:46报料热线:81850000

  □记者 陈晓旻 通讯员 屠建达 王伊婧

  “无论世界如何变化,书籍永远是人类与动物具有本质区别的直观证明,也是人类文明中最值得珍视的部分之一。”昨日下午,作为天一阁建阁450周年系列活动的一部分,由天一阁博物馆和复旦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联合举办的为期两天的“明代书籍与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天一阁闭幕,与会学者通过并宣读了《天一阁共识》。

  此次国际学术研讨会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宁波市人民政府联合打造,是2016东亚文化之都·中国宁波活动年的一项重要活动,也是明代书籍与文学研究领域的一次学术盛会。来自9个国家与地区的30多名学者就明代书籍尤其是天一阁馆藏文献的丰富内涵进行了深入的研讨,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国内外学者达成共识:天一阁应积极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作为人类悠久的藏书文化在当代依然具有生命力的一个重要象征,天一阁丰富的馆藏文献向来受到海内外学者的重视。12月3日至4日,与会专家学者就天一阁馆藏明代文献及明代文学进行了深入研讨。

  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学者就纸质书籍的未来、人文阅读的价值、天一阁未来的发展等问题展开了广泛的讨论,并形成了《天一阁共识》。《共识》倡导东西方各类文化机构加强合作交流,普及书籍知识与阅读技能,共同营造书香社会、君子世界的良好氛围。

  “我们认为,文字、书写、造纸、印刷、出版,是人类文明的集中体现,连接着人类历史的过去与未来。无论世界如何变化,书籍永远是人类与动物具有本质区别的直观证明,也是人类文明中最值得珍视的部分之一。我们相信,作为人类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纸本书文化,因其丰富的人文内涵、独特的物理质感和清雅的书卷气息,而具有难以替代的历史地位。与此相连的藏书文化,是人类独特的文化记忆之一,加强对古代纸本书籍的保护和研究,并积极推动当代纸本书籍文化的建设与发展,依然是全球文化人据以抵御愚昧、粗俗的重要使命之一。”

  《共识》还特别建议,天一阁作为亚洲现存最古老的私家藏书楼,应在客观条件成熟时积极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尤其是天一阁所藏连续实录中国传统文官选拔考试制度与结果的系列古籍———明代登科录,应该尽早申报世界记忆遗产。

  世界记忆遗产又称世界记忆工程或世界档案遗产,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1992年启动的一个文献保护项目,目的是对世界范围内正在逐渐老化、损毁、消失的文献记录,通过国际合作与使用最佳技术手段进行抢救,从而使人类的记忆更加完整。世界记忆遗产是世界文化遗产项目的延伸。

  此次专家学者们的建议,再次肯定了天一阁自身丰富的文化内涵在世界范围内所具有的深远影响力。

  宁波是明代时东亚文化最具代表性的城市

  “四明山下图书薮,百尺杰阁何岿然。”研讨会的主旨在于从天一阁馆藏文献出发,结合世界各地尤其是东亚范围内汉文古籍的传播情况,探讨明代书籍与文学在世界范围内的诸多影响。

  宁波是明代时东亚范围内文化交流最频繁、思想碰撞最激烈因而也最具代表性的中心城市之一,是名副其实的东亚文化之都。而明代藏书楼天一阁历经450载风雨却始终屹立不倒,称得上是世界藏书史上的奇迹。

  谈及天一阁传承四百五十周年的艰辛与辉煌,多名学者对馆藏明代文献的研究价值做出了高度评价。

  在主旨演讲中,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前所长金文京教授以朝鲜重刊的《释迦佛十地修行记》为例,发表了自己对明代王府刊本传入朝鲜的经过及演化的见解。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潘建国教授对存世最早的小说版皇明开国史、天一阁藏抄本《国朝英烈传》作了深入的探讨。复旦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所长陈广宏教授畅谈了明代诗话研究新路径与近世诗学之重构。最后,天一阁博物馆馆长庄立臻就天一阁馆藏情况、近些年学术研究整理成果及今后的研究工作规划发表了演说。

  相关链接

  十大名楼曾计划联合申遗

  此前,2012年10月,天一阁收到长沙方面发来的邀请函,准备与滕王阁、黄鹤楼等十座中国历史文化名楼共同申报世界物质文化遗产。

  据介绍,十大名楼联合“申遗”是由中国文物学会历史文化名楼保护专业委员会推动的。参与申遗的十大名楼包括:滕王阁(南昌市)、岳阳楼(岳阳市)、黄鹤楼(武汉市)、鹳雀楼(永济市)、蓬莱阁(蓬莱市)、大观楼(昆明市)、阅江楼(南京市)、天心阁(长沙市)、钟鼓楼(西安市)、天一阁(宁波市)。十大名楼拟作为“文化景观”类型,联合申报世界物质文化遗产。

  彼时,提起十大名楼将联合申遗一事,《鄞州文史》主编、宁波文化学者戴松岳颇感振奋,“天一阁有其独特的意义。”戴松岳说,“其他九座名楼都是以建筑取胜,唯独天一阁例外。论形制,天一阁只有两层楼,实体面积也不大。但它能跻身十大名楼,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它本身的内涵。如果说其他名楼是内容服从于形式的话,那么,天一阁则是形式屈从于内容。”

  至于十大名楼为什么选择捆绑申遗,宁波大学历史系教授龚缨晏当时在接受采访时认为,捆绑申遗更能反映中华文明的丰富性。在他看来,中国区域文化特征鲜明,“单一的区域文化,不足以代表中华文化,而十大文化名楼代表了不同的区域文化,捆绑申遗更能彰显中国文化的多样性和丰富性。”

  不过有专家并不看好这次申遗,认为参与申遗的名楼有的是最近几十年间重新修建的,“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假古董’。‘假古董’都能申遗,这不成了笑话吗?国家文物局能不能通过都成问题。”

编辑: 郑勇任

国内外学者建议天一阁积极申遗

稿源: 宁波晚报 2016-12-05 11:54:46

  □记者 陈晓旻 通讯员 屠建达 王伊婧

  “无论世界如何变化,书籍永远是人类与动物具有本质区别的直观证明,也是人类文明中最值得珍视的部分之一。”昨日下午,作为天一阁建阁450周年系列活动的一部分,由天一阁博物馆和复旦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联合举办的为期两天的“明代书籍与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天一阁闭幕,与会学者通过并宣读了《天一阁共识》。

  此次国际学术研讨会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宁波市人民政府联合打造,是2016东亚文化之都·中国宁波活动年的一项重要活动,也是明代书籍与文学研究领域的一次学术盛会。来自9个国家与地区的30多名学者就明代书籍尤其是天一阁馆藏文献的丰富内涵进行了深入的研讨,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国内外学者达成共识:天一阁应积极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作为人类悠久的藏书文化在当代依然具有生命力的一个重要象征,天一阁丰富的馆藏文献向来受到海内外学者的重视。12月3日至4日,与会专家学者就天一阁馆藏明代文献及明代文学进行了深入研讨。

  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学者就纸质书籍的未来、人文阅读的价值、天一阁未来的发展等问题展开了广泛的讨论,并形成了《天一阁共识》。《共识》倡导东西方各类文化机构加强合作交流,普及书籍知识与阅读技能,共同营造书香社会、君子世界的良好氛围。

  “我们认为,文字、书写、造纸、印刷、出版,是人类文明的集中体现,连接着人类历史的过去与未来。无论世界如何变化,书籍永远是人类与动物具有本质区别的直观证明,也是人类文明中最值得珍视的部分之一。我们相信,作为人类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纸本书文化,因其丰富的人文内涵、独特的物理质感和清雅的书卷气息,而具有难以替代的历史地位。与此相连的藏书文化,是人类独特的文化记忆之一,加强对古代纸本书籍的保护和研究,并积极推动当代纸本书籍文化的建设与发展,依然是全球文化人据以抵御愚昧、粗俗的重要使命之一。”

  《共识》还特别建议,天一阁作为亚洲现存最古老的私家藏书楼,应在客观条件成熟时积极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尤其是天一阁所藏连续实录中国传统文官选拔考试制度与结果的系列古籍———明代登科录,应该尽早申报世界记忆遗产。

  世界记忆遗产又称世界记忆工程或世界档案遗产,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1992年启动的一个文献保护项目,目的是对世界范围内正在逐渐老化、损毁、消失的文献记录,通过国际合作与使用最佳技术手段进行抢救,从而使人类的记忆更加完整。世界记忆遗产是世界文化遗产项目的延伸。

  此次专家学者们的建议,再次肯定了天一阁自身丰富的文化内涵在世界范围内所具有的深远影响力。

  宁波是明代时东亚文化最具代表性的城市

  “四明山下图书薮,百尺杰阁何岿然。”研讨会的主旨在于从天一阁馆藏文献出发,结合世界各地尤其是东亚范围内汉文古籍的传播情况,探讨明代书籍与文学在世界范围内的诸多影响。

  宁波是明代时东亚范围内文化交流最频繁、思想碰撞最激烈因而也最具代表性的中心城市之一,是名副其实的东亚文化之都。而明代藏书楼天一阁历经450载风雨却始终屹立不倒,称得上是世界藏书史上的奇迹。

  谈及天一阁传承四百五十周年的艰辛与辉煌,多名学者对馆藏明代文献的研究价值做出了高度评价。

  在主旨演讲中,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前所长金文京教授以朝鲜重刊的《释迦佛十地修行记》为例,发表了自己对明代王府刊本传入朝鲜的经过及演化的见解。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潘建国教授对存世最早的小说版皇明开国史、天一阁藏抄本《国朝英烈传》作了深入的探讨。复旦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所长陈广宏教授畅谈了明代诗话研究新路径与近世诗学之重构。最后,天一阁博物馆馆长庄立臻就天一阁馆藏情况、近些年学术研究整理成果及今后的研究工作规划发表了演说。

  相关链接

  十大名楼曾计划联合申遗

  此前,2012年10月,天一阁收到长沙方面发来的邀请函,准备与滕王阁、黄鹤楼等十座中国历史文化名楼共同申报世界物质文化遗产。

  据介绍,十大名楼联合“申遗”是由中国文物学会历史文化名楼保护专业委员会推动的。参与申遗的十大名楼包括:滕王阁(南昌市)、岳阳楼(岳阳市)、黄鹤楼(武汉市)、鹳雀楼(永济市)、蓬莱阁(蓬莱市)、大观楼(昆明市)、阅江楼(南京市)、天心阁(长沙市)、钟鼓楼(西安市)、天一阁(宁波市)。十大名楼拟作为“文化景观”类型,联合申报世界物质文化遗产。

  彼时,提起十大名楼将联合申遗一事,《鄞州文史》主编、宁波文化学者戴松岳颇感振奋,“天一阁有其独特的意义。”戴松岳说,“其他九座名楼都是以建筑取胜,唯独天一阁例外。论形制,天一阁只有两层楼,实体面积也不大。但它能跻身十大名楼,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它本身的内涵。如果说其他名楼是内容服从于形式的话,那么,天一阁则是形式屈从于内容。”

  至于十大名楼为什么选择捆绑申遗,宁波大学历史系教授龚缨晏当时在接受采访时认为,捆绑申遗更能反映中华文明的丰富性。在他看来,中国区域文化特征鲜明,“单一的区域文化,不足以代表中华文化,而十大文化名楼代表了不同的区域文化,捆绑申遗更能彰显中国文化的多样性和丰富性。”

  不过有专家并不看好这次申遗,认为参与申遗的名楼有的是最近几十年间重新修建的,“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假古董’。‘假古董’都能申遗,这不成了笑话吗?国家文物局能不能通过都成问题。”

编辑: 郑勇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