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旅游  >  现在出发
海参崴:铁路的尽头,海的入口
稿源: 凤凰旅游   2016-12-28 10:54:23报料热线:81850000

  对于很多中国人而言,符拉迪沃斯托克是个陌生又拗口的名字,远不及海参崴这三个字响亮又接地气。

 

        从1860年《北京条约》失去了对海参崴的所有权开始,这座城市就让中国人又爱又恨,剪不断理还乱。东北话里的“崴”,其实就是海湾的意思。海参崴,顾名思义即“盛产海参的港湾”。即便名字更换了,来往于这里的中国人还是一茬接着一茬。从先辈们的“跑崴子”,再到后来的“二道贩子”,直到这个时代美其名曰为“代购”,边贸商人们的绰号也在与时俱进着。但充满活力的市场和始终洋溢着朝气的这座城市,却又好像100多年来都未曾变化过。

  阿尔谢涅夫博物馆的……厕所,实在太像图书馆了

  作为初来乍到的旅行者,我们和符拉迪沃斯托克的第一次相遇,要从一辆当地的出租车开始。

  

      那天黄昏的夕阳,分外耀眼。和朋友们坐了6个多小时的大巴,冲出国境,来到了这座迷人的滨海之城。在一番英语和手语混合的“交锋”之后,我们跟随一位身着蓝色汗衫的出租车司机开始了一趟前所未有的城市冒险。只见他紧握着这辆二手车的右舵方向盘,却选择了在马路最右侧的车道一路狂飙,这显然让我们大跌眼镜,因为在通常意义上,日式的右舵车可是要沿着左侧车道前行的。

  这个不太寻常的小插曲,却点燃了我们对这座城市的全部热情。随后很快发现,这里马路上跑着的左舵车和右舵车,几乎数量均等。而根据俄罗斯的交通法规,右舵车是被严禁上路的。

  中国有句古话“山高皇帝远”,可能是这里地处俄罗斯最东端,“普京大帝”的触手也无法顾及到。但“不听莫斯科的”可是海参崴人民自古以来的传统之一。这座因为西伯利亚铁路发展起来的城市,曾是内战时期“叛军”的重要据点,直到1922年10月25日才被苏联军队收复。而在苏共解体后,这里又很快成为黑帮的战场,电影里才出现的枪战场面,屡见不鲜。

 

     这些年来,随着俄罗斯政府加大了整治力度,社会治安大幅度上升。如今的海参崴,正展现出远东地区又一座超大型城市的潜力。从连绵不绝的中日韩游客身上,你便能窥视出这其中的些许细节。如同伊斯坦布尔,海参崴同样拥有一个梦幻般的地名——金角湾。而连接俄罗斯岛的一座悬索桥,则跨越了东博斯普鲁斯海峡。站在山顶俯瞰金角湾的观景台上,望着夕阳下这座梦幻般的城市,如果有一天她像伊斯坦布尔一样光芒万丈,这绝非一种痴人说梦。

  

      来到海参崴,你可以不去看看二战时的老潜艇,不懂太平洋舰队的旗舰究竟叫瓦良格号还是瓦格纳号,或者对阿尔谢涅夫地区博物馆嗤之以鼻,但你绝对不应该错过一座著名的百年老火车站。符拉迪沃斯托克火车站,不仅仅是西伯利亚铁路的终点站,也是无数哪怕不乘火车的游客,也要来朝觐的地方。

  这座火车站,有着令人眼前一亮的极高颜值,庄重大气又不失光鲜夺目。一袭淡黄色的外观,在阳光直射下,变得金碧辉煌起来,宛若一座华美的城堡。这样的富丽堂皇,的确撑得起这条世界最长铁路终点站的脸面。而在她的站台之上,除了一台黑色的百年蒸汽机车车头外,一座刻着9288公里终点的里程碑,也成为游客们竞相参观、合影的“圣碑”。相信任何一个游客来到此地,即使不能立刻登上身后的西伯利亚快车,也定会在心中埋下一颗相约未来的种子。

编辑: 郑勇任

海参崴:铁路的尽头,海的入口

稿源: 凤凰旅游 2016-12-28 10:54:23

  对于很多中国人而言,符拉迪沃斯托克是个陌生又拗口的名字,远不及海参崴这三个字响亮又接地气。

 

        从1860年《北京条约》失去了对海参崴的所有权开始,这座城市就让中国人又爱又恨,剪不断理还乱。东北话里的“崴”,其实就是海湾的意思。海参崴,顾名思义即“盛产海参的港湾”。即便名字更换了,来往于这里的中国人还是一茬接着一茬。从先辈们的“跑崴子”,再到后来的“二道贩子”,直到这个时代美其名曰为“代购”,边贸商人们的绰号也在与时俱进着。但充满活力的市场和始终洋溢着朝气的这座城市,却又好像100多年来都未曾变化过。

  阿尔谢涅夫博物馆的……厕所,实在太像图书馆了

  作为初来乍到的旅行者,我们和符拉迪沃斯托克的第一次相遇,要从一辆当地的出租车开始。

  

      那天黄昏的夕阳,分外耀眼。和朋友们坐了6个多小时的大巴,冲出国境,来到了这座迷人的滨海之城。在一番英语和手语混合的“交锋”之后,我们跟随一位身着蓝色汗衫的出租车司机开始了一趟前所未有的城市冒险。只见他紧握着这辆二手车的右舵方向盘,却选择了在马路最右侧的车道一路狂飙,这显然让我们大跌眼镜,因为在通常意义上,日式的右舵车可是要沿着左侧车道前行的。

  这个不太寻常的小插曲,却点燃了我们对这座城市的全部热情。随后很快发现,这里马路上跑着的左舵车和右舵车,几乎数量均等。而根据俄罗斯的交通法规,右舵车是被严禁上路的。

  中国有句古话“山高皇帝远”,可能是这里地处俄罗斯最东端,“普京大帝”的触手也无法顾及到。但“不听莫斯科的”可是海参崴人民自古以来的传统之一。这座因为西伯利亚铁路发展起来的城市,曾是内战时期“叛军”的重要据点,直到1922年10月25日才被苏联军队收复。而在苏共解体后,这里又很快成为黑帮的战场,电影里才出现的枪战场面,屡见不鲜。

 

     这些年来,随着俄罗斯政府加大了整治力度,社会治安大幅度上升。如今的海参崴,正展现出远东地区又一座超大型城市的潜力。从连绵不绝的中日韩游客身上,你便能窥视出这其中的些许细节。如同伊斯坦布尔,海参崴同样拥有一个梦幻般的地名——金角湾。而连接俄罗斯岛的一座悬索桥,则跨越了东博斯普鲁斯海峡。站在山顶俯瞰金角湾的观景台上,望着夕阳下这座梦幻般的城市,如果有一天她像伊斯坦布尔一样光芒万丈,这绝非一种痴人说梦。

  

      来到海参崴,你可以不去看看二战时的老潜艇,不懂太平洋舰队的旗舰究竟叫瓦良格号还是瓦格纳号,或者对阿尔谢涅夫地区博物馆嗤之以鼻,但你绝对不应该错过一座著名的百年老火车站。符拉迪沃斯托克火车站,不仅仅是西伯利亚铁路的终点站,也是无数哪怕不乘火车的游客,也要来朝觐的地方。

  这座火车站,有着令人眼前一亮的极高颜值,庄重大气又不失光鲜夺目。一袭淡黄色的外观,在阳光直射下,变得金碧辉煌起来,宛若一座华美的城堡。这样的富丽堂皇,的确撑得起这条世界最长铁路终点站的脸面。而在她的站台之上,除了一台黑色的百年蒸汽机车车头外,一座刻着9288公里终点的里程碑,也成为游客们竞相参观、合影的“圣碑”。相信任何一个游客来到此地,即使不能立刻登上身后的西伯利亚快车,也定会在心中埋下一颗相约未来的种子。

编辑: 郑勇任